合乐分分彩挂机怎么样|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
各地老區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江蘇 | 安徽 | 山東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寧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四川 | 重慶 | 貴州 | 云南 | 黑龍江 | 遼寧 | 吉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陜西 | 甘肅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講好“三個故事” > 講好革命故事 > 正文
 
鐵骨錚錚映彩霞
——尋訪長汀縣三洲鎮紅軍烈士黃紹廷的生命足跡
2019/3/18 9:45:31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黃紹廷烈士像(電腦合成)


黃紹廷烈士證


黃紹廷遺孀范三嫂


黃紹廷就義址三洲鎮洋角坪今址


黃紹廷之子黃翰金(圓二排居中)及后代攝于上世紀80年代的全家福

  江岸古渡,竹籬人家。徜徉在美麗的“古進賢鄉”長汀縣三洲鎮,一座座青磚黑瓦的古宗祠巍然屹立。風侵雨蝕,古老的建筑容顏蒼老,而英雄的故事卻至今還在古鎮百姓中口口相傳。

  1934年的寒冷冬天,而立之年的原中央蘇區長汀縣赤田區(今策武鎮)蘇維埃政府主席黃紹廷,在三洲古鎮的洋角坪,面對反動民團喪心病狂的“凌遲”極刑,寧死不屈,用鮮血和生命嚴守黨的機密,捍衛了自己在黨旗下的鏗鏘誓言。84年后的春天,我們滿懷對紅軍“硬骨頭”的崇敬與追思,開始了沉重而艱辛的尋訪。

  中醫世家走出的革命赤子

  黃紹廷原名黃虞雋,乳名三子,1897年生于三洲乾垅子一個中醫世家。家中祖輩以采藥制藥、行醫坐診為生。黃家祖傳秘方有主治小兒疾病的“驚風丸子”和婦科疾病良藥,其父黃書賢溫良恭謙,醫術高明,在附近十里八村小有名氣。受父親醫風醫德的影響,黃紹廷自幼心地善良,成年后跟隨父親四處行醫,經常幫助鄰近鄉親,免費為他人治病療傷。長期與社會底層的窮苦百姓接觸,對黑暗的現實深惡痛絕,漸漸養成了豪俠仗義、熱心助人的品格作風。

  黃紹廷的孫女、復員軍人黃秀蓮自幼由祖母范三嫂一手帶大,祖母生前經常向她講述祖父的故事:“1928年前后,長汀革命先驅張赤男、羅化成等人在長汀南部地區發動革命,組織秘密農會。由于爺爺讀過私塾,有一定文化,又有醫技之長,愛廣交勞苦大眾朋友,走到哪里都受人歡迎,很快成為汀南秘密農會組織的骨干。長汀地下黨支部汀南片負責人之一羅化成家住南陽,同樣出身于中醫世家。爺爺與羅化成經常以切蹉醫術為名,在南陽和水口、三洲之間互相走動,接受革命思想,受領黨的任務,從此成為知交好友。”

  “奶奶親口對我說過,1929年3月,朱德、毛澤東率紅四軍第一次入閩,在長汀的長嶺寨大敗汀州守敵郭鳳鳴旅,當時爺爺就受長汀地下黨的委派參加了戰斗的保障工作,在戰場上搶救紅軍傷員。1929年5月,紅四軍第二次入閩,在三洲附近的水口“紅旗躍過汀江”,進攻閩西重鎮龍巖。當時張赤男組織水口、三洲、濯田一帶的革命骨干,積極為紅四軍籌措各種刀槍傷藥。爺爺特地從三洲坐船到水口,日夜為紅軍碾草藥、做藥膏。第二年春天,爺爺又參加了張赤男暴動隊攻打濯田的戰斗。奶奶心疼爺爺,怕他參加打仗出意外,所以記得特別清楚。”

  據《長汀人民革命史》記載,1929年7月,中共閩西特委決定成立中共汀南特區委,張赤男、羅化成等為主要領導人,相繼領導了汀南片的南陽、涂坊、塘背等暴動。同年9月,紅四軍王良縱隊進駐濯田,幫助濯田率先成立了農民協會和赤衛隊,燃起了革命烈火。紅軍轉移后,濯田赤衛隊被迫退守緊鄰三洲的水口、小逕地區。這一時期的黃紹廷受張赤男、羅化成委派,經常利用到濯田為豪紳地主、民團團總出診看病的機會,秘密打探軍事情報,出色地完成了各種任務。1930年3月下旬,張赤男率領暴動隊再次進攻濯田,曾在水口一帶發動群眾、籌糧籌物。范三嫂口述黃紹廷隨隊參戰的事實與黨史記載高度吻合。

  久經考驗的蘇區模范干部

  “奶奶說,三洲的國民黨反動勢力很頑固。自從爺爺參加了革命,她每天都提心吊膽,一有風吹草動就趕緊逃上山,從沒睡過一天安穩覺。可是爺爺總是安慰奶奶說,不要怕,總有一天窮人會當家作主的。幾十年以后奶奶說起當年還心有余悸。爺爺的形象是奶奶一點一滴‘拼湊’出來的,在我心目中爺爺就是一條響當當的硬漢,我成年后當女兵也是受爺爺的影響。”

  黃秀蓮的講述又把我們的思緒帶到了殘酷的從前。“由于紅軍主力四處游擊,暴動區域經常處于‘一陣紅一陣白’的狀態。1930年4月間,國民黨金漢鼎師進攻濯田,濯田赤衛隊再一次退守水口一帶,開展麻雀戰、夜間襲擾,直到20多天后敵軍才撤退回到長汀城。期間,爺爺與濯田赤衛隊的負責人王學田、王克成等人交往頻繁,建立了很深的戰友感情。鑒于爺爺在英勇積極的斗爭表現,1930年春,經王克成介紹,爺爺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奶奶記得很清楚,爺爺的入黨介紹人是濯田的王克成,爺爺入黨時是喝了雄雞血酒、按了紅手印的。”

  據長汀黨史記載,從1930年4月至1932年4月,長汀濯田、四都、古城、紅山、水口等地的赤衛隊,汀連縣赤衛團,配合羅炳輝、譚震林率領的紅12軍先后五次攻打苦竹山,歷經三年苦戰才拔掉了這個反動堡壘。作為身懷醫技的黨員革命骨干,這段時期的黃紹廷同樣不可能置身事外。《長汀縣組織史資料》記載,1931年12月開始,黃紹廷已經擔任長汀縣德聯區(后為赤田區,即今策武鎮)蘇維埃政府主席。1933年9月德聯區劃歸兆征縣蘇維埃政府管轄后,黃紹廷仍然擔任區蘇主席,一直到1934年10月紅軍主力長征離開蘇區。在其任職期間,德聯區(赤田區)蘇維埃政府的各項工作得到了中華蘇維埃和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多次通報表彰。

  《紅色中華》1933年9月24日第二版《一點鐘擴大紅軍十五名》報道:“長汀縣的德聯鄉在德聯區蘇正確領導之下,在日前一個晚上召開全鄉的群眾大會,由區委、區蘇的同志做了一個政治報告,講明了目前的政治形勢與戰爭任務后,引起了群眾擴大紅軍的熱情。一點鐘之久就有十五個群眾自動報名加入了紅軍。這是擁護兆征縣蘇維埃政府成立的最實際的禮品。德聯鄉成為德聯區的模范鄉啊!”該報1933年12月11日第三版報道:“兆征縣德聯區的第二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全體代表84人,又完全自動加入紅軍。并聞大會開過后,這些代表還將下鄉突出大批群眾一同當紅軍去呢;據《紅色中華》1934年2月9日第二版載:“赤田區全區有公谷七百多擔,現已收有五百多擔,決定在一月底全部即能完全收清”; 5月18日第二版在《兆征動員五連模范少隊上前方》的報道中,記載了德聯區擴紅一個連的突出成績;同年8月31日第二版在“糧食戰線上的黨團員”專欄中刊發了赤田區委《一個黨團員大會完成一百余擔》的專題報道;《紅色中華》1934年8月23日第三版刊發了《長汀赤田區兒童團做竹口杯送紅軍》的報道。

  這些珍貴的歷史檔案記載,無不證實黃紹廷已經成為一名具有豐富組織指揮能力的蘇區領導干部。

  父子冒死搶救紅軍傷員

  1934年農歷7月中下旬,中央蘇區東大門松毛嶺保衛戰開始。在長達70多天的殘酷戰斗中,福建蘇區軍民全體動員參戰支前。黃紹廷不但身先士卒在火線上搶救傷員,而且還動員年老的父親也一起參加。黃秀蓮的記憶中深刻地印下了這一幕:

  “松毛嶺失守后,按照組織的命令,爺爺和太公走村串寨,以賣驚風丸散等為掩護,在紅軍撤退路線沿途尋找掉隊的紅軍傷員。有一次,爺爺和太公路經涂坊的一條山間小路,聽到附近傳來痛苦的呼救聲。順著聲音找去,在茂密的草叢里發現一位頭戴紅軍帽的傷員,右腿泡在血泊中,氣息微弱。爺爺查看傷勢,如果不搶救馬上會有生命危險。情急之下,他采來新鮮的蘆芨草嫩芽,大把大把塞進嘴里嚼爛了,再把草渣敷在傷員的傷口處,撕下內衣緊緊纏繞包扎。等到天黑后,父子倆才動身把傷員背到了30多華里外的三洲老家。一路上,為了避免經過村莊引起狗叫被敵人發現,他們都是選擇繞遠路,費心千辛萬苦趕在天亮前把傷員背到了家。”

  “奶奶說那位紅軍傷員年紀很小,還是個半大孩子,軍帽上的紅五星是用紅布縫的,聽口音是江西人。家里隱藏了紅軍傷員一旦被反動民團發現是要殺頭的。為了不引人注意,爺爺把傷員安置在牛圈旁邊的稻草堆里,用強烈的牛糞尿氣味掩蓋草藥味。爺爺天天用溫鹽開水給傷員清理創口,小紅軍每次痛得忍不住叫出聲,奶奶就在一邊緊緊捂住他的嘴巴,懇求他千萬忍住別叫出聲,否則我們全家都要遭殃。窮人家過年過節、來貴客才有殺雞。為了給傷員補身子,爺爺把家里留種的公雞殺了,殺雞的時候一家人膽戰心驚,生怕公雞早啼被人知道壞了大事。逮到公雞掐住雞脖子一刀剁了,偷偷摸摸燉湯給傷員喝。大概十天左右,小紅軍的傷口漸漸好轉。為了不連累我們家,小紅軍堅持要離開去找部隊。太公和爺爺堅持讓他在家養到能走路,并且爺爺特地出門打聽情況,確定鄰近江西的四都一帶山區有紅軍部隊活動,這才讓他離開。”

  “奶奶說,那時候爺爺參加革命工作是沒有發工資的,既要干革命,還要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加上革命形勢不穩定,紅軍一走,白軍就來,時刻都有生命危險。爺爺經常外出行醫、干革命工作。有一次三洲來了國民黨白匪軍,看到奶奶年輕漂亮,就把奶奶抓去洗衣做飯。一個當官的起歹心,企圖侮辱奶奶,并表示要把她帶走。幸好奶奶機靈,假裝回家拿換洗衣物再跟他走。奶奶逃出虎口,在山上躲了好幾天不敢回家。白匪軍一怒之下把剛回家的爺爺抓走了,爺爺在白軍隊伍里幫幾個傷病員療傷治病,博得了一個小頭目的同情。后來,爺爺偷偷塞了幾塊銀元給小頭目,才僥幸逃了出來。”

  “爺爺是當時家里的頂梁柱,家里全靠他采藥、賣藥過日子。為了減輕爺爺的負擔,奶奶只好到一家姓戴的大戶人家當傭人補貼家用。1934年下半年,中央主力紅軍北上后,國民黨正規軍大舉進攻,蘇區淪陷。爺爺服從組織的安排,留在當地參加游擊戰爭,利用行醫的身份搞地下活動。奶奶說爺爺一生性格耿直倔強,認定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頭。現在看來應該是爺爺的革命信念很堅定,他本來可以做個安分守己的鄉村醫生好好過日子的,但他卻義無反顧選擇了為共產黨和紅軍獻身。”

  視死如歸英勇就義

  1934年深冬,長汀蘇區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國民黨保安團在三洲貼出告示,勒令窮苦群眾三天之內返還所有財物、田地,殺氣騰騰把屠刀對準當地的紅軍和蘇維埃政府干部家屬。

  黃紹廷及時疏散蘇維埃干部和紅軍留守人員,迅速轉移檔案資料。在山上躲藏一段時間后,天寒地凍,缺衣無食,迫不得已躲到濯田壩尾村的女兒家里。女兒自幼抱養給濯田翠子垅王泉滋家當童養姓,原以為王家是濯田大姓,身家性命有所保障,不料卻被一個從三洲嫁到壩尾的壞女人發現。

  黃紹廷于革命有功有勞,對于反動勢力卻是眼中釘、肉中刺。得到告密信息后,三洲反動民團團總帶著部隊直奔濯田王泉滋家抓捕,連夜把黃紹廷帶回三洲洋角坪嚴刑烤打,威逼黃紹廷交出蘇維埃工作人員和紅軍留守人員名單,黃紹廷寧死不屈沒有低頭。第二天,還鄉團的劊子手抬來一塊門板。寒風雨雪中,黃紹廷的衣服被剝得精光,手掌腳掌被鐵釘牢牢地釘在門板上。反動團總命令部下把黃紹廷的妻子抓來,揪著她的頭發,強迫她跪在地上眼睜睜看著丈夫受刑。劊子手用鋒利的尖刀一塊塊割下黃紹廷的肌肉,見他什么也不肯說,又把食鹽撒在其傷口上。喪盡天良的團匪竟然把黃紹廷身上割下的肉塞進范四嫂的嘴里,范三嫂痛斷肝腸昏死過去。就這樣,鐵骨錚錚的蘇區干部黃紹廷被活活折磨至死,血注冰霜。劊子手們又將黃紹廷的肢體砍成碎塊,分別扔到洋角坪的山崗上。還命士兵看守五天五夜,不讓親屬收尸。這一幕人間慘狀,很多年高的三洲村民至今記憶猶新。

  黃紹廷被國民黨殘忍殺害后,其妻范三嫂和年邁的公婆以及兩個年幼的兒子相依為命。反動團總逼迫范三嫂嫁給一個老光棍,揚言等范三嫂生下一男半女后,再慢慢折磨到她死,才解心頭之恨。范三嫂寧死不從,以全家性命相拼。反動勢力無惡不作的殘暴行徑,引起三洲百姓的無比憎恨和憤怒,經各姓族長出面調解,范三嫂才沒有被逼外嫁。

  范三嫂深知丈夫是為了窮苦人才參加革命的,也是為了窮苦人才遭此毒手的,她下決心為黃紹廷爭口氣,一定要把兩個兒子養大成人,讓冤死的丈夫暝目。不久,公婆相繼含恨去世。范三嫂掩埋公婆后,帶著兩個兒子投奔濯田女兒家。可是女兒家也窮,沒有田地和房屋,實在無法生存下去。范三嫂只好留下大兒子跟著女婿學做豆腐(后大兒子患病不治夭折)。自己帶著二兒子流浪到永定縣的峰市一帶,在汀江碼頭靠替人挑貨,賣燈盞糕、豆腐度日,母子相依為命。為了黃家后代的成長,范三嫂立誓終身不再改嫁。

  直到全國解放后,黨和政府追認黃紹廷為革命烈士,范三嫂享受烈士撫恤金,直到年近百歲高齡才安詳去世。其子黃翰金被當作烈士后代培養,參加工作后工作積極,成績顯著,成為一名優秀的鄉鎮領導干部。采訪結束后,黃秀蓮含淚告訴我們:“奶奶堅信爺爺就義前說過的話,共產黨和紅軍一定會回來的。這句話支撐奶奶走過了坎坷悲慘的一生。她生前一再教導兒孫們,今天的好日子是爺爺那一代人用血、用命換來的,一定要好好珍惜,努力為黨工作,為人民謀利益。一輩子都要做好人、做好事!”

  誰吟浩歌動天地,錚錚鐵骨映彩霞。黃紹廷,一個普通的客家漢子,一個忠貞不屈的共產黨員,一個視死如歸的蘇區干部,用生命的代價詮釋了自己追隨的主義和真理。歷史的斑斑血淚觸目驚心、發人深省,但愿那些埋沒在時光煙塵中的英雄故事,不會成為今天人們茶余飯后的笑談。殷紅的血脈綿延不斷,凜然的浩氣長存于光輝的史冊!

  (長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  王 堅)

編輯:李自超
相關閱讀:
雞東縣老促會召開工作會議
【全國兩會特別報道】全國政協常委王健: 牢記習總書記囑托 傾情助力老區發展
【全國兩會特別報道】全國人大代表胡和平:要加快革命老區脫貧致富的步伐
南充市老促會傳達貫徹省老促會第六屆會員(理事)大會精神
鄭州市老促會推進“老區精神進黨校”活動
吉林省延邊州人民政府副州長樸學洙看望州老促會駐會領導
今日推薦
視覺焦點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中國老區建設畫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勝門外北沙灘1號16信箱 郵編:100083 電話: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中國老區網)
合乐分分彩挂机怎么样 3d胆码预测 百变王牌重庆玩法 比特币赛车官方开奖 篮球pu好还是翻毛好 深圳图库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三遗漏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反倍投很难 历史七星彩开奖记录 15选5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