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乐分分彩挂机怎么样|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
各地老區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江蘇 | 安徽 | 山東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寧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四川 | 重慶 | 貴州 | 云南 | 黑龍江 | 遼寧 | 吉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陜西 | 甘肅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講好“三個故事” > 講好革命故事 > 正文
 
大雁北飛又南歸
——尋訪原紅一軍團供給部科員藍勇的人生足跡
2019/3/21 10:24:45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位于汀江之濱的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劉坊村,擠擠挨挨的新舊民房之間,有一座陳舊狹小的土木結構平房。盤結的蛛網、叢生的茅草、塵霉的氣息,要不是村民的熱心介紹,誰也不會想到,老屋的主人藍勇歷經中央蘇區數次反“圍剿”、長征、抗日戰爭,是一位征戰八方的紅軍干部。

  歲月無情,帶走了所有艱辛執著的過往,卻帶不走對親人綿綿無盡的思念。面對記者的提問,年過花甲的藍勇養女王桂榮,睹物思親黯然神傷。藍勇沒有親生子女,對抱養的王桂榮視如己出。無數個不眠之夜,父親把一生的坎坷講給女兒聽。臨終前依依不舍交代王桂榮精心保存所有的證件,其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深深地鐫刻在王桂榮的心坎上。

  兄弟相爭當紅軍

  “我的父親藍勇原名叫‘藍攀忠’,乳名‘木子’,1915年5月出生,1988年去世。祖父藍如佬是個武打師傅,外號‘跳子師傅’,有一次去江西教徒弟被青竹蛇咬傷,不治身亡。祖母范妹娓是個農村婦女,老公死了沒依靠,去世的時候,家中沒有一件象樣的衣服,只好向親戚討要了一件不合身的舊布襖,紐扣都扣不上就草草下葬了。父親從小跟著大他十幾歲的大哥藍觀忠(乳名細隆妹)和大嫂謝嫲相依為命,學做米粉賣,嘗盡了人間的世態炎涼。祖父在世的時候,在藍家祠堂教后生練武,父親也跟著舉石鎖、學打獅,可以在八仙桌上翻身行走。1929年5月,朱、毛紅軍渡過汀江來到劉坊,毛澤東在劉坊的舉節公祠住了一夜。父親說他當時還小,又不識字,看到紅軍扛著紅旗浩浩蕩蕩很好奇,跟著大家去看熱鬧。伯母怕他出意外,拉他回家他也不肯。父親看到紅軍很和氣,買賣公平,從那以后就想當紅軍。”

  “1932年春天,劉坊鄉蘇維埃政府動員群眾參加紅軍,共產黨和紅軍得民心,大家積極響應不甘落后。按照‘二抽一’的政策,每家兩個男丁的可以有一個參軍。當兵要打仗,打仗會死人。大伯心疼父親,說父親還小沒有成家,應該留在家里,大伯去當紅軍。父親卻思量大伯、伯母成家了沒有小孩,怎么也不同意讓大伯去當兵。沒父沒母的兄弟倆面對面坐在家里哭,爭著要去當紅軍。最后還是父親說服了大伯。父親參加紅軍不久,就跟著張赤男的部隊去江西打南昌。過了兩年,形勢緊急,紅軍又擴紅,大伯放心不下父親,把伯母扔在家里,自己也參加紅軍了。長征出發的時候,大伯和父親在江西的會昌見過一面,父親說部隊在行軍,他們兄弟沒有功夫說話,只能遠遠地喊一聲,招招手,然后一邊走一邊流眼淚。

  “大伯的部隊在長征路上被打散了,一路討飯才回到家里。1959年國家糧食困難,大伯沒等到落實政策就餓死了,沒有得到什么名份,覺得能活著回來就很幸運了。大伯和伯母沒有生育兒女,后來抱養了一個從廣東逃難來的女孩。當年,大伯和父親爭著去當紅軍,明明知道當兵打仗有生命危險,卻愿意把危險留給自己,苦出身的兄弟感情就是不一樣啊!”

  攥著馬尾去長征

  “父親說長征路上的苦和難比電影上的更殘酷更可怕,一路打仗一路犧牲,白天還有說有笑的戰友,到了晚上就見不到了。父親說紅軍過鐵索橋、過黃河,都犧牲了很多人,紅軍最怕敵人的飛機來轟炸,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找地方隱蔽起來。但是大家不怕苦不怕死,活下來的繼續跟著紅旗向前走。父親在紅一軍的軍團部養馬,因為能吃苦,手腳勤快,被領導推薦給楊尚昆首長當勤務員,負責為首長牽馬、背包。抓雪山過草地的時候,楊尚昆叫父親死死抓著馬尾巴,一刻也不能放手,一放手就可能沒命了。在首長的身邊有人關心,文盲的父親一路上學會了認字寫字,這是他最開心的事情。”

  “有一次打仗,部隊被敵人打散,父親和七、八個戰友一起被俘了。在俘虜營里,父親看到一個個紅軍指戰員被敵人五花大綁,搡到一口深井邊,大刀砍頭推落井里。被捆綁串在一起的父親和戰友們私下商量,想辦法逃出去,逃不出去寧愿自盡也不能被敵人摧殘。在押送的路上,父親和一個綁在一起的戰友偷偷用碎碗片割開繩索。走到一個懸崖邊上,裝作要拉肚子,兩個人同時從高高的懸崖上跳了下去。敵人認為他們包死沒生,看了一眼就走了。父親摔斷了腰椎昏死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醒過來,向四周呼救。周圍有群眾和紅軍的收容部隊聽到了,把重傷的父親和戰友救了起來。父親只記得當時是一個背著長把砍刀的紅軍,順著打結的繩梯下到深溝里把他背上去的,可是他忘了救命恩人的姓名。”

  “收容隊把父親安置在偏僻地方可靠群眾的家里,多虧那家人天天用中草藥給父親敷藥治療,一個多月后,才勉強能略微活動。因為缺口糧沒營養,又怕白軍搜山發現,父親在群眾家里的地洞里一直住了好幾個月。直到能走動了,父親怕連累老鄉,就告別他們找部隊去了。按照部隊留下的聯系方式,父親一路上找,可是都沒跟上部隊。又過了幾個月,陸續聽到消息說可以到西安找周恩來,到了西安又沒找到部隊。父親只能一邊走一邊打聽紅軍的下落,后來終于找到了楊尚昆所在的部隊。因為身負重傷,不能行軍打仗,部隊首長安排父親到地方政府工作。”

  傷殘復員回家鄉

  在王桂榮出示的藍勇個人資料中,有一份河南某地工農政府的文件,從中可以證實藍勇長征到達陜北后,曾經在河南工作過一段時間。藍勇的殘廢軍人證由福建省民政廳蓋章頒發,傷殘等級為“三等乙級”。另外還有一份藍勇的復員證明,上面是油印文字清楚地寫著:“茲有本軍區藍勇同志原籍福建省長汀縣,經審查適合于復員條件,決定準予復員。該同志在抗戰中曾經效忠于民族與人民的解放事業,極為光榮,應受到國家民族的熱愛,復員后仍望本著人民戰士的本質,與人民站在一起,積極參加地方各種建設工作,并堅決執行政府的政策法令。特發給復員證。”

  這份證明開具于中華民國35年(1946年)11月,正中位置有毛澤東和朱德的頭像,底部有紅色的“退休證”三個紅色空心字,落款單位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晉冀魯豫軍區司令部、政治部。”在證明的左側,附注藍勇“在軍中服務的情形表”,注明藍勇的入伍年月為“1932年3月”,所在部隊名稱為“供給部”,軍中職務為“科員”,復員的原因是“腰椎不治”,發給復員生活費金數目“補800斤”,發給服裝路費數目:“路費1,服裝(無),XX、XX鞋各壹”。

  王桂榮說:“父親帶著復員證一路步行輾轉回鄉,途中因為沒有生活來源,不得不經常幫人打短工,換取一些食物和工錢。半年多后才回到長汀境內。當時全國還未解放,途經三洲到劉坊之間的石壁埔時,遇到當地反動民團的哨卡。父親當兵出門走南闖北,已經不會講標準的家鄉話。正好見到一位去三洲賣柴的劉坊大嫂,須發蓬亂、衣衫破爛的父親用不南不北的話向大嫂求救。大嫂問了很多話,才知道父親是出門當紅軍的劉坊人,很同情他。就在附近的親戚家里借了一件衣服給父親穿,叫父親裝啞巴。父親把這份復員證明藏在大嫂的身上,民團搜身時,大嫂說父親是她的啞巴弟弟,一起赴墟做伴的,這樣才逃過了一關。”

  “父親跟著好心的大嫂回到劉坊,經過舉節公祠堂,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到處問人。見到村里的藤秀妹、疤頭四夫妻,父親把兄嫂的名字寫給他們看,他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大伯不在家,伯母問疤頭四帶了誰來。疤頭四說,他是你的‘小郎’、細隆妹的弟弟木子啊。直到父親喊了一聲嫂嫂,傷心地蹲在地上哭了,伯母才知道眼前的‘陌生人’就是失散十多年的小叔子。多少年過去了,每次聽父親說起回家的情景,我就忍不住跟著他流眼淚。”

  紅軍本色永不變

  “父親原本沒有文化,參加紅軍才學會了認字寫字,回到家鄉一年多后,才慢慢又會講流利的家鄉話。長汀解放后,政府號召老紅軍出來參加工作。父親因為有傷殘復員證,被長汀縣政府任命為豐口鄉鄉長,后來又到涂坊鄉工作,期間參加了龍巖地區行政公署的黨員干部培訓班,后來在劉坊當村支書、大隊長。父親一生為人忠厚正直,性格平和,但是敢說敢當,處理工作事情公平公正。他在工作期間,為周邊地方的許多失散老紅軍作證明,所有很受人尊敬。父親坐班車出門,大家都知道他是老革命,都會主動給他讓座。”

  “父親生前一再對我說,國家是大家的家,我們個人不能向國家伸手。要靠自己努力奮斗,搞好家庭生活,多做好事,我永遠記在心里。有一次父親去河田的馬坑,見到了當年的紅軍戰友李鑒佬,兩個人久別重逢很高興,坐在一起聊了很久。都說革命的目標終于實現了,共產黨和紅軍打下了江山,人民大眾可以過上好日子了。父親回家后的第二年,和濯田壩尾村的鐘子結婚生活。鐘子的前夫有個兒子王振桃當時才12歲。六年后,父親給振桃張羅成家,把振桃送回生父家中繼承香火。父親和鐘子沒有生育,萬般無奈才抱養了我。父親唯一的私心就是因為身邊沒有兒女,怕鐘子在家留不住,一個家就不像家。因為抱養我,在龍巖黨訓班學習的父親還受到了組織的批評,他心里的苦處沒人理解啊。父親一輩子愛恤我,為了父親我沒有出嫁,招郎入贅撐住這個家。”

  “父親因為戰傷腰椎骨突起直不起腰,一生都在忍受疼痛折磨,常年離不開一根棍子,但他生性樂觀,大家都佩服他是一個硬漢。文化大革命時,父親也被人到處寫大字報攻擊。性格耿直的父親很冤屈,想來想去沒辦法,好在有這本復員證明作‘護身符’,造反派才不敢把他拿出去批斗。父親有個結拜兄弟叫范宏進,他的文化水平比較高。父親曾經請他幫助寫了很多信,寄給老首長楊尚昆,可是寄出去的信都被人故意壓住了。后來,楊尚昆也受到沖擊,父親敬愛首長,怕給首長增加麻煩,就再也沒有寫信了。”

  無限傷感無限愛,大雁北飛又南歸。短暫而匆忙的實地采訪,能夠獲得的歷史信息固然非常有限。回眸遠去的歲月風塵,無論是槍林彈雨、生死一發,還是皚皚雪山、茫茫草地,抑或是惡毒的流言蜚語、終生的傷痛折磨,命運多舛的藍勇用一生的忠貞和剛勇,一生的奉獻和燃燒,一生的清白和執著,踐行著自己在黨旗、軍旗下的莊嚴承諾。那個遠離我們的蒼老身影,沒有喟嘆、沒有懊悔、沒有憤懣,唯有濃烈熾熱的家國情懷,在流光飛逝中留給我們一份深刻的思索和雋永的敬意……

  (王 堅)

編輯:李自超
相關閱讀:
依托政策合力 繪制蘇區新圖
海安市長于立忠到農村田頭宣講中央一號文件精神
南平市《中國老區建設》雜志征訂量超上年
讓扶貧之花永遠綻放
新安縣入選國家第一批革命文物保護利用片區分縣
江都區扶貧“三會”舉行五屆四次會議
今日推薦
視覺焦點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中國老區建設畫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勝門外北沙灘1號16信箱 郵編:100083 電話: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中國老區網)
合乐分分彩挂机怎么样 包胆包天是什么生肖 pk10直播现场直播 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组选包胆教程 赌博押二八杠有规律吗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苹果 龙虎游戏破解方法 6码倍投十期计划表 21点扑克手机游戏 宝来娱乐安卓